直播賣飯會不會成為餐飲的新出路?

4月1日晚上,老羅在抖音直播的首秀驚動了半個餐飲圈。之所以能從科技圈轟動到餐飲圈,是因為老羅帶貨了好幾個餐飲品牌,其中信良記的龍蝦更是交出了三個小時進賬2000多萬的驚人答卷。于是整個餐飲圈都沸騰了,紛紛討論是否應該開啟直播賣貨的新模式。


實際上有很多品牌早已開始試水直播了。眉州東坡、鄉村基等品牌老板都親自上陣開啟直播帶貨模式,還有30多家餐企紛紛將大廚“變身主播”從手藝人直接變身為藝人。連鎖品牌風向一轉,就像蝴蝶扇了扇翅膀,整個餐飲行業都刮起了一陣直播的風。那么究竟直播會不會成為賣飯的新方式,甚至成為以后餐飲開店的標配呢。今天我來聊聊我的一點想法:

直播的影響力是毋庸置疑的,就拿老羅首場帶貨來講,雖然老羅本身就具有明星光環,而且簽約抖音后有流量加持,但是直播三小時銷售額就高達1.1億,這對很多餐飲品牌來講絕對是天文數字。而且,直播帶貨這個模式也已經開始被年輕人所接受,所以市場培育的成本非常低。所以市場基礎是有的。

餐飲靠短視頻和直播能實現變現的途徑有三個:

一是通過直播和短視頻給線下門店引流。 這個事很多美食自媒體早已在做了,探店,評測,街拍,通過這種方式讓更多消費者知道這個店,然后來店里消費。包括大眾點評上的視頻評論,其實也起到了同樣的作用。很多商家早已意識到了視頻給門店帶來的利好,所以會經常鼓勵顧客拍視頻贏福利,同時通過霸王餐等活動吸引更多當地的美食達人來店內拍攝形成店面的傳播。

二是通過直播和短視頻直接鏈接外賣店鋪,讓顧客直接下單。 這個今年才剛剛興起,抖音外賣正在測試,最近淘寶和口碑聯合起來搞了個口碑美食直播,在各地簽約主播,目的就是為下一步發力直播賣飯做準備。

三是通過直播和短視頻賣包裝好的食品。 這其實就是餐飲新零售,也是接下來餐飲行業將會掀起的一個新的風口。早在幾年前,像伏牛堂(如今已改名霸蠻)王辣辣酸辣粉等早已開發出線上的產品,將線上零售和線下堂食相結合。今天受疫情影響,很多酸辣粉及涼皮品牌都相繼推出了線上產品,通過線上渠道發掘更大的市場。

上直播聽起來容易,但是直播講什么就是一大難題了。很多擅長經營之道的老板會在直播里講經營之道,與同行和粉絲互動,比如我認識的景娘餐飲的老板,還有至味優良的閆寒老師;有的擅長產品的老板,會在直播上展示產品的制作, 或者請廚師給消費者教做菜,很多做技術培訓的公司或者原料供應的公司都比較擅長用這種方式,但是就目前情況來看,真正把直播玩的好的餐飲人,還是少之又少的。



為什么要做直播呢,因為直播能給餐飲帶來的好處是巨大的:

首先,通過視頻展示,能夠使美食散發出更大的吸引力。顧客只能通過菜單文字和圖片了解產品,即使有很多門店做了明廚亮灶,顧客也只有進店了才能看得到,所以這些只能起到提升顧客好感的作用,而直播則可以直接起到吸引的作用。

其次,通過直播更直觀的展示,能夠拉近顧客和店面的距離,讓顧客更好地了解老板的經營理念,看到產品的制作過程,能有效提升顧客的感知度。

 

直播的弊端也是顯而易見的:

首先,大都數餐飲老板對直播是完全陌生的。都忙于生意很難抽出時間專門去做直播,如果找專人來做,又要額外增加一部分成本。

其次,一般餐飲店能輻射到的就只有周邊一公里的范圍,而直播面向的是全網人群,流量再大真正能轉化的很少。只有對那些連鎖品牌,或者有線上新零售業務的餐飲店來講,直播才能真正意義的做到帶貨的目的。

不管怎么說,直播的風已經刮起來,餐飲人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對疾風吧!

--來源:紅餐網

河北11选5施胆中奖规则